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一月品牌店打工记之五  

2008-11-12 09: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客似珍宝我心茫然

   中秋的热潮一涌而过,接下来的几天又是一如往日的平静。那种平静足以让人看到对生活的绝望,足以让人慢慢发疯。

   当时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聊天来互相鼓励,没有人会进来只有那么几个与众不同会偶尔光临,我们必须使出十二万分的精力来拉住他们,尽管很多时候还是无济于事。这便使得我们开始没有了耐心,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女人来我们店里,我们笑脸相迎,她好不买账,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上次在你们这买的衣服不好,我要换掉。”随后便是一些出口伤人的话,我和梦丝毫插不进话,只得等她把话讲完了再跟她解释。但她似乎一点也没听进去,还是在那哇哇乱叫。我看见梦的表情不对劲怕这样下去会出事,只得出面去忍气吞声去帮她招呼那个客人。一番周折之后终于走了,梦当时就说:“你干嘛突然冲出来伺候她?像这种不用太多理睬的。”我说:“我看你表情不对,我怕我不出来让她发泄,你两会吵架,这样影响不好。”她说,她不会和她吵架的,如果惹火了她,她就不给换衣服,看她能怎样。我笑而不答。

    在那段日子里真的十分无聊,脾气自然也相对的暴躁。在那是最痛苦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当我从店里向外望,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人们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有顶着烈日在发传单的、有无事可做而瞎逛的、有携着三五好友边逛边叙旧的、有带着孩子四处玩耍的、有赶着上班上学的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对面熙熙攘攘的是超市与菜场,一眼望去除了玩的就是吃的,这太让我看不见文学的影子了,太没未来了,这样的日子让我几乎沉沦。

    那是真的有点后悔没和朱颜一起离开,在这里接触到的都是现实,哪怕偶尔幻想一下也会马上被拉回现实。记得朱颜在的时候我会和她谈梦想,我想成为红学家、作家,她想开属于自己的服装店、花茶店。而现在我想说这些确是“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我的唉声叹气梦也有所察觉,她问我怎么回事。我如实相告,还说:“如果能进入红学会,哪怕红颜薄命也愿意。那样如果能名垂青史自然是最好的,即使不能但至少证明了我真正的活过,跟随自己的意愿活过,不是碌碌无为,趋炎附势的平淡度过了自己的一生······”还没的我说完她就打断了我,说我这是“林黛玉式的悲情”。对此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并告诉我社会的残酷。这些更使我看不到魏来的希冀······一月品牌店打工记之五 - 潇妃燕 - 听雨轩

    之后我就尽量避免在她面前说疯话,只是会发牢骚——对于社会的不满,对于趋炎附势的厌恶,对于没话找话的去与客人拉近关系感到无聊。

    那是唯一对我来说有点安慰的就是店里至少还有个女孩对未来有自己的宏图,虽然没我那么幻想,却能在一些问题上与我达成一致。这也多少能解除一些我内心的不快与困扰——这个人就是霜。我们偶尔会在一起谈关于自己未来的蓝图,虽然她对我的未来感到似懂非懂,可她还是希望我能成功。因为她希望在她身边成功的人比失败的人多。她有着与朱颜类似的梦想——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我也祝福她,而且我认为她会成功——她有着对时尚的敏锐感,也喜欢推销这一行,性格外向,适合做这个。无论如何都要感谢她,在我最迷茫彷徨的时候让我有了一丝的欢愉。一月品牌店打工记之五 - 潇妃燕 - 听雨轩

     即使这样我内心的茫然还是一如既往,总觉得自己好失败,对什么事情都好像提不起太大的兴致。在工作时希望快点下班,下班后又想要快点到睡觉时间,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一天又后悔没有自己复习,担心明年的高考······在这迷迷糊糊中睡着。

     到了第二天又睡眼朦胧的起床,做着与昨天几乎一样的事情。来到店里继续着“林黛玉式的悲情”,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品牌店的淡季。日复一日,心有鸿鹄志,眼见燕雀物,彷徨而重复的过着顾客稀少,心情惆怅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