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一月品牌店打工记之二、三  

2008-11-04 00: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朝至暮去巧遇知音

   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早早得起床做好一切准备。带着新奇愉快的脚步踏上了去车站的路。到了之后没过多久车就来了,当我踏上车时突然感到莫名的紧张,随着车子离小镇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乱。

   过了十几分钟我就下车了,然后紧赶慢赶的走到店里。里面静悄悄的一片,我慢慢地走了进去,只看见店长一个人在弄电脑。她是一个温柔成熟的人,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但不会经常表达。像大姐姐一样可以教你很多东西,应该也比较有耐心。她看见我来了,就把抹布给我让我擦玻璃,我按照她的话把店里的玻璃一一擦干净。在我擦玻璃时突然来了一个女孩——身高在1米60左右,身材微胖,短发,话不多,单纯但应该也挺有思想的。

   她一来就拿着抹布与盆走了出去,没过几分钟就回来了,然后就开始擦柜台。在我擦好玻璃之后店长就教我如何擦柜台,并告诉我在店里要站着,不管有没有客人都不能坐,也不能靠柜台;柜台要每天擦,不能马虎;客人在换衣服的时候要看着,以防衣服被盗。

   我擦完柜台后店长就开始教我叠衣服,告诉我衣服每天也都要叠,不能和员工之间多说话,还有试用期是三天,所以我也要开始迎客人,毕竟是靠业绩说话的。这使得我很紧张,店长就安慰我“一般情况下都能通过”,她还让我背款号,让另一个女孩教我。

   那女孩就耐心地教我,在她的谈吐和举止间我发现她与我有些相似点,我就主动地问了她的名字与号码,她大方地拿着我的手机输入“朱颜”。我看到她的名字想起了李煜的“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我接过手机就打给了她,她也把我的名字输了进去。闲聊之下才知道朱颜也要参加考试,此时心中大有“人生难得遇知音”之感。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到了下午,我就先去吃饭了。总结这半天,虽然没卖掉几件衣服,但收获颇丰,更了解了社会,更有朱颜这个难得的知音。

   中午又来了一个女孩,我前一天就对她有很深的印象——长相普通,身材娇小,但举手投足间有种大姐大的气质,而且是个外向的人,很能与陌生人打交道,业绩一定不赖,不过应该没什么耐心。她来时就风风火火的。

   下午又来一女孩,来没多久就开始打电话,打了很久。我趁机接了几单生意,还好第一天没有交白卷。我下班时店长告诉我不能打太长时间电话,大爷得出去打,我答应着离开。

   第一天干完我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回到家中父母准备好了一堆问题来“轰炸”我,我含糊其辞。(但在当时我对店里的规矩也确实是一知半解,我是在后来才了解:正常员工在双休日还要加班半天,自己管吃住,人手不够时也要加班,而且双休日是义务加班,平时加班的加班费也极低,每月都有指标,完不成指标的话工资与别人是天壤之别······条条惯惯多的吓死人。简直是夏衍《包身工》描写的包身工的现代版。)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奋斗,但不小心迟到了。进店时看见一个六尺的男子在店里,感觉是个言语不多但比较有心计的人,我没怎么多观察只是对店长说了句“对不起,店长,我知道了!”然后就去干活了······

   后来朱颜告诉我,他就是老板。

   我和朱颜很快就有了很多的共同语言。她把她想要开花茶店的计划告诉我,我把想进红学会或像曹雪芹一样写出一本旷世巨作的梦想也讲给了她听。我们经常一起探讨对社会的看法,我常说希望我能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她说我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莲花,她就是淤泥。可我觉得她像莲叶,就脱俗又有用。

   因为表现还可以我熬过了三天留了下来,而之前的那个女孩子自从第一天看到她打电话后就再也没见过。只是在那天听到店长和那个“猛女”说不喜欢她,继而又说不喜欢上海女孩。听了这话无奈地说了句“我也是上海的”,她们说了句“所以我们不喜欢”。这话我有一种被隔离的感觉。后来我把这些告诉了朱颜,她把那女孩不想干和店长她们不喜欢上海人的事跟我讲了。听了这些我想起了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一个女孩子如果在办公室穿着比较暴露的衣服工作,比同事们说,如果是江苏人,她会嗲声嗲气地说‘因为今天比较热,所以穿少了点’;如果是北京人,她会客气地问‘新买的,好看吗?’;但这事如果发生在上海人身上,她会毫不客气地说一句‘关侬什么事?’”。也许正是这种莫名的傲气使得其它地方的人对上海人都不是很喜欢。

   从此我对朱颜的依赖越来越强,我和朱颜的关系也潜移默化地变得越来越好······

 

 

 

                  第三章   风云变化天各一方

   我和朱颜的感情越来越好,似有一种形影不离之感,但我们始终上的班头不一样,还是不能做到无话不谈,可还是觉得很欣慰在这样的残酷的现实工作中有这样的知己。

   这天我和“猛女”两个人在店里,没有什么客人。我们就开始聊天,我把自己的梦想与计划,她有点不耐烦说她最讨厌读书,一听读书就头疼。过一会她就开始跟我讲她和她前男友的事情,原来她在厂里的时候与那个男的相遇并相爱,因为父母的反对就分手了,她来品牌店做也是他的心愿。可是如今物是人非,他已另结新欢,但她还对他念念不忘,余情未了。她当时说在她的空间上写了这样的话“有一种緣叫‘前世今生’、有一种爱叫‘至死不渝’、有一种痛叫‘刻骨铭心’、有一种情叫‘今生难忘’······如果天空下雨,那是我想你时流的泪。”听了这些先夸赞她的文采,后又感到心酸。他俩的故事让我想起了陆游和唐婉:陆游与唐婉本是堂兄妹,长大后结婚,成天吟诗作画,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陆母见状觉得唐婉影响了陆游的仕途,就让陆游休妻,出于孝道他答应了。之后陆游终日苦读考取功名做官,几年后回家遇到唐婉,此时两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陆游给唐婉写了首《钗头凤》表达自己对唐婉的感觉,唐婉回了首《钗头凤》。不久之后唐婉郁郁而终。我把这些告诉了她,她说我多愁善感。我说只提醒她不希望她的结局也如此悲惨,她跟我保证一定会忘了他,并找个比他更好的。看得出来她那时还很想他,我就说我有一本《永不永不说再见》写的很好借给她看,她笑了笑说很想看,过了一会突然哭了,我吓死了连忙地餐巾纸。后来又客人她才擦干眼泪去推销。

    下午久未露面老板娘来了,她和老板不同比较会和员工打交道,但据说是两面三刀。随手拿了两件衣服让我们穿上就当工作服了。

    第二天我把昨天的一切告诉了朱颜,她说那个“猛女”叫孙柯梦,她就是这样情绪起伏比较大。还告诉我店里其实还有一个女孩叫白露霜,回家探亲了。这天店长也让我们直呼名讳,告诉我们叫尹静寒。但我们始终认为不妥也也没这么直呼其名。店长还提醒我和朱颜话太多了,以后要注意。

    过了一两天白露霜回来了,她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时尚的人,身材也比较标准,把头发梳成了独有的一朵花顶在头上,外向亲切,是时下的男孩女孩欣赏与喜欢的类型。看上去她的业绩也不错。

    这天突然来货了,这使得原本轻闲的我们有事可做。我们收拾的收拾、点货的点货、叠衣服的叠衣服,分工明确,边做事边说话——干活娱乐两不误。说着说这便说到各个地方的人,我就说了句“我们以前的老师说:‘上海人看谁都是乡下人、外地人;北京人看谁都是老百姓;温州人看谁都是穷光蛋。’”店长她们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上海人是个国际化大都市,他们自我感觉优越;北京当官的人多;而温州人有钱。”继而朱颜补充道“在温州,家里有十几、二十万是穷光蛋。上海的城里人很看不起人,但乡下还好,但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外地人,查一下户口祖籍都是外地的。”之后你一言我一句不亦乐乎。那天我多上了一小时的班。

    很快又到了周六,这天生意还行但我和朱颜的业绩很烂,于是乎老板娘给我讲如何推销,如何与顾客拉近关系。听了她的一席话受益良多,但还是似懂非懂,而关于拉近关系我觉得有点哗众取宠,我还是本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除了说“欢迎光临······喜欢可以试一下,有什么什么颜色······”之外几乎不多言——惜字如金。这一天下来还是一如往昔没有新进展。

    第二天垂头丧气地走在街上,祸不单行又踩到狗屎,好不容易才弄掉。之后告诉她们,她们说我今天会倒霉让我诸事小心,还好因祸得福,之后不但没发生什么意外,还让我的业绩突飞猛进,第一次突破一千,有了质和量的飞跃。

    谁知“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第二天来的时候碰到朱颜,她告诉我由于我们的业绩不好,他们决定再给我们一个试用期,为期一星期——一星期里如果业绩上去了就继续做下去,反之则走人。听了这话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朱颜也深有同感,商议之下我决定去问个清楚。在打扫完之后店长又把昨天的决议重复一遍,我遂把握机会一问究竟,店长一再强调这是为我们好,给我们机会,况且这一礼拜里是有工资的。可我们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还是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这所谓的试用期原先是没有的,那么是否以后也会因为别的原因再有新规矩、新条款,甚至再加试用期。这是我们很没有安全感。我们双方各持己见不相伯仲,就决定直接找老板与老板娘谈。

     中午时分他们过来了我们开门见山,老板娘把意思又重申一遍,说这是在给我们机会。我们说我们着像诈骗,我喜欢要么你不对我们说暗中观擦,不行马上走人;要么观察和机会都免了直接让我们走人。最后他们说只能走一个,我想走因为正好那天有另一家店打来电话让我去实习,朱颜也不想留,在我们犹豫的时候老板能让朱颜走我留下。朱颜走后老板娘把我带到更衣室,开始跟我讲社会现实,了解我的想法梦想,我把我要再高考,想写书当红学家等事情全盘托出。她也跟我讲了她的创业之路和作为一个老板希望员工怎样,还说她本来就不想把朱颜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改变了初衷。自那以后对于人心我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出来后我趁着吃饭去打我电话的地方看了一下,并把这个跟朱颜讲了,但她后来也没去,之后我各走各的。我失去了知己,让我对以后的工作一点也没底。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