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葬花之十  

2009-01-10 12:27:00|  分类: 乐洁,葬花,离婚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回   良久情人熬成婆  千里姻缘一线牵

   在冷雪等的眼前走来的三个女人中的一个伸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史薇的脸上,大家顿时一震,不知所措。在座的其他客人也都把目光投到她们身上。

  “狐狸精,你真是逍遥快活呀!白天有空就喝喝茶,聊聊天;晚上就去勾引人家老公。”女人冷笑着说。

  “张朵,你太客气了吧!对付这种女人不能这样软弱,看我的。”其中最彪悍的女人说完就往史薇脸上重重地甩了一巴掌,大家只听到“啪”的一声便见到史薇脸上层现出清晰的五根手指印。这时乐洁马上往那个悍妇还了一巴掌“人家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

  “呦喉,这狐狸精还有帮手啊!”一直沉默的另一个女人也打破沉默了,看见其他两个有些示弱马上就破口大骂,“骚货,在外面勾引男人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看看你们的长相就知道不是淫妇也是荡妇,都不是好货!”

  “大妈,你把话说清楚,谁是淫妇,谁又是荡妇?”冷雪指着那个女人火冒三丈地说。

  “说的就是你们,小姑娘家家的做什么不好?去做第三者。你们有脸做就不允许我们说,小心我找人摆平你们这些小荡妇!”女人更加肆无忌惮。

  汤心惠也忍无可忍开口说道:“请你嘴巴放干净点,在这样小心我搞你诽谤!”

 “哼,这里还有大律师啊!那破坏人家家庭幸福又该怎么判?”打史薇的女人又把矛头指向汤心惠,此时六个女人乱做一锅粥,你指我点,你骂我吼闹得不可开交。看见这种状况冷雨与吴紫秋马上来劝阻,不过这并没有缓和当时的气氛,而是让它变得更复杂。

  此时工作人员也来维持和谐有一些古柯叶来劝架,而更多的客人则是坐山观虎斗。在撕扯中冷雪忽然被人推倒在地不小心撞在墙上晕了过去,此时大家才住手,见状几位妇女面面相觑,趁机溜走。冷雨等人则把人送到医院,不敢告诉家长只是通知了寥若风。

  在医院里史薇告诉大家打她的女人是霍冰的老婆,其他两位是她的队友,这些丈夫有外遇的女人为了捍卫家庭就自发组织“悍妇俱乐部”,她们都是其中的会员。像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害到别人却是的一次,所以史薇一直很愧疚。不过毕竟是好朋友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嫌隙,在冷雪醒后大家就安慰史薇并让乐洁送史薇回家。

  晚上白天的事情一直在史薇脑中反复,她思前想后做了早该做的一个决定——分手,回到原来的轨迹上生活。

  下定决心后她便给霍冰打了电话,跟他见面做最后的告别。没过多久霍冰就来了史薇开门见山:“今天的是你应该也知道了吧!······”她沉默了一会继续说,“我一直觉得只要彼此相爱,什么名分、眼光都无所谓······可是今天我却让我的好姐妹为我受伤,我想也许我真的错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算了。以后别见面了吧!”

                                  ······

  良久的沉默过后霍冰打破沉寂:“在等我一个星期,好吗?我一定会让你带上我的戒指。”史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直到霍冰离开后她还是痴痴地坐着,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另一反面,由于冷雪上到了头,所以医生要求要留院观察,大家只好套好口供说她在寥若风那里住。等到晚饭过后大伙就散了,医院里就留了寥若风照顾。

  之后几天因为史薇的关系大家经常见面,都在陪她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日盼夜盼一个星期终于到了,姐妹六人一起在家里等待着结尾。从早上到吃好晚饭都没有任何消息,“叮咚······”寂静中忽然门铃响了,大家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翘首以待开门后的结局。史薇两步并一步地走到门口开门,“亲爱的!我遵守了我的诺言,你是否会给我我想要的答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史薇站在门口愣住了,乐洁迫不及待想见那位传说先生就开口问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有没有证明?”

  那是显然不知道家里还有别人,惊讶地问道:“家里还有人吗?”

 “嗯,我的几位好姐妹。”史薇边说边让开。大家就看到一个成熟,优雅的绅士捧着一束天堂鸟进来,男人笑着说:“你们好,我是霍冰。刚从水深火热中跳出来,来接我的新娘到幸福的彼岸去。”

  “少贫嘴了,你的事我们都知道。离婚证书呢?”冷雪毫不客气地说道。霍冰也乖乖地把离婚证书拿给她们看,大家看过后相视一笑。冷雪又冲出了一句:“既然来接新娘,什么戒指啊,保证也一起来吧!我们这么多人要对姐妹负责,不容许有人欺负她。”

  “噢,我会对你好的,不会欺负你。”说着便取出戒指单膝跪地,“接受我的花与戒指,嫁给我吧!”史薇想也没想流着泪接受了。

  “真不浪漫,戒指的钻石也不大。不过态度诚恳,可以接受,算过关了。”乐洁笑着说。

  “真好,有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祝你们白头到老!以后如果你不遵守你的诺言的话我们一定会找你的。”汤心惠俏皮地告诫道。

  “没什么好说的,祝你们幸福快乐!”吴紫秋祝福他们。

  “霍冰,小薇是你好不容易才去到手的,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好好珍惜你来之不易的幸福吧!记住‘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冷雨严肃地提醒道。

  “和你在一起时傻丫头自己的选择,我阻止不了。不过你如果不珍惜她,我一定有办法让你后悔一辈子,记住我的话。祝福你们!”冷雪始终还是不太能接受他。霍冰对于这些姐妹的话一一记在心里,大家随后欢聚一下就散了。

   汤心惠回国这些日子一直无所事事忽然感觉有些闷,于是冷茗就让她到公司去锻炼锻炼。说是锻炼其实也补过让她学点经验,总比她整日待在家里与冷雪她们胡闹强。于是就让她做总经理,而冷茗最欣赏的阮亦奇则是她的特别助理——实际上阮亦奇做一切事物,汤心惠只是在办公室里坐坐,有需要时签签名而已。开始几天汤心惠觉得很新奇,不过两天过后她就烦了,和冷雪她们一说,被她们一开导就觉得自己是个傀儡。之后就开始有事没事找阮亦奇的茬,甚至有时明知要签名就故意玩失踪,让阮亦奇来找。这种把戏玩了两三次后阮亦奇也知道她的用意了。

  这天汤心惠又故技重施可巧又碰到阮亦奇心情不好,他没好气地说:“大小姐,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到处找人发飙,我们个个很忙的,没空陪你瞎胡闹!”

  “你当然没空了,因为你喜欢抢别人的工作嘛!我这么有空也都是你的功劳,我当然要好好谢谢你,犒劳犒劳你了!”汤心惠也一针见血的反驳道。

  “拜托你啊!是你玩世不恭的态度让董事长不放心才这样安排的,再看看你来公司的表现,我是董事长也不会委你以重任的”听到他的批评汤心惠心中也有些许的惭愧,但看着他如此嚣张的气焰她也毫不示弱,说不过你就跑。汤心惠不顾阮亦奇的阻拦跑了,阮亦奇就在后面猛追。由于跑得太急汤心惠根本没有顾及到红绿灯,横穿马路,侧面驶来一辆汽车,阮亦奇一下子把她拉到路边。汤心惠又急又怕哭着说:“都怪你,真是瘟神。”

  “喂!是你不注意交通安全,别什么都赖我!”

  “不是吗?你一来我就成了傀儡,在马路上又因为你我没看红绿灯,差点撞车。”

  “后则呢我是无能为力了,不过前者嘛,如果你肯学我是可以收徒弟的。”阮亦奇自豪地说。

  “切,只要你敢教我就敢学,但你得保密,等我学成后再说出去。”

  “好,一言为定!”

  之后两人就开始进行秘密的教育,也因为这样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话题也越来越多,了解自然也越来越深。随着进一步的了解他们发现原来与彼此有很多的共同语言,也开始对彼此开始有了好感,在一起也就自然而然了。

  当汤心惠告诉姐妹们自己的新恋情时,史薇也要和霍冰举行婚礼了。那么婚礼上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