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葬花之二十九  

2009-07-09 12:43:00|  分类: 冷雨,葬花,伯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九回   痴情人儿在梅林  但愿花开永不谢

话说肖浩宇一行人来到李之航家,大家的心情都是七上八下的,对于这个雄霸的一些所作所为大家都略有所闻,再加上之前李之航的事情他做得如此不留情面让大家对于他就更加的没有好感。所以对于此次的行动大家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完全是出于友情考量才来的。

在门口敲了一会门家里的女佣才来开门,之后就向李父去报告大家这才进了门。进门之后大家先简单的介绍之后就切入主题了,由于肖浩宇的父亲与李父比较熟就由肖浩宇先开了口:“伯父,事情是这样的:昨天若风与冷雪结婚,他们意外地收到了李之航与吴紫秋寄来的礼物还有他们近来的生活状况,在信中之航让我们替他好好照顾您。我们猜想您应该也很想知道他们的近况,所以今天我们就来了。一则是来看看您的身体状况,二则也向您报个平安。”

“哦,那他这意思是不会回来了?”李父对于这个消息似乎一点也不吃惊淡淡说道:“这个逆子,从来都是这样不知道深浅,非要摔个大跟头才会长进,随便他吧!我只当从来没有过儿子,谢谢你们了!”

听他如此说大家便知道他的火气还没消失,廖若风和肖浩宇看见以前身体强健的李父如今无精打采不免有些自责。其他人也在李父的眼睛里看到了孤独与失望便也觉得心有愧疚,于是冷雪就说:“对不起,伯父!之前我们只考虑朋友的感受帮他们私奔,从未想过您的处境,现在害得您这样是我们不对,请您原谅我们!”

“算了,都过去了。我早就说过普通人家的女还没家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可是之航就是不听劝。瞧瞧现在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为了一个女人他连家都不要了,亲人也不要了。我现在只希望他早日觉醒,你们替我转告他只要他回头,这个家随时随地欢迎他回家,如果他一意孤行那就不要管我的死活了。”说这话时李父的音调越来越高,心底所有的怨气又都上来了。听到他这种话冷雪也有点憋不住了,轻声地说了句:“谁爱管你啊!”就被廖若风制止住了,廖若风上前微笑着说:“伯父,我们向您道歉是因为我们的鲁莽给您带来了困扰,但不是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我们坚信我们的选择是对的,这件事情错的是您,我们这些人都是经历过许多的风风雨雨才在一起的,您未曾参与过请不要妄下定论。今天我们来就是想看看您,跟您说说关于您儿子现在的生活,这些我们都做到了,就先告辞了。”说完大家就都离开了李家。

在孩子们走后李父有火冒三丈,从来没有人对他用这种态度说话,现在倒好动不动就有人来给他上课。但是仔细想想孩子们的话其实也没说错,他的坚持换来的是孤独一生,而他们的坚持换来的则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可又想想儿子之前的信,他这心里又开始不舒服,在这种压力下李父就在孩子们走后没多久就晕倒了。

而冷雪等人在回去的途中对于李父的评论大家大同小异都觉得他是个老古董,又很专制,难怪自己的儿子都受不了他要离家出走了。他们都不太愿意再去拜访这个怪老头。

这件事情过后大家的生活又会到了原点:汤心惠和阮亦奇两个人夫唱妇随在公司里相互扶持;冷雪与廖若风则是尽力地帮家里的忙,因为在冷雨的事情了解后他们就会离开了,他们想在离开之前尽量多的为家里做些事情;至于说冷雨和肖浩宇这对即将走到头的苦命鸳鸯则是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过日子,与其说过日子不如说是在等待寒梅绽放。

去画室画画,之后就到梅林里面去散步,谈论着根本不可能有的美好未来。偶尔也会说说过去,两人的童年,但最多说的还是从相识到如今的点点滴滴。肖浩宇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雨,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的,那么你呢?什么时候对我有感觉,又是什么时候真正在心里有了我?”

肖浩宇每每问到这个问题时冷雨总是笑着说:“你是木头吗?难道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辜负我的一片心了。”肖浩宇每次听到她这样说便会转移话题免得僵持下去会让她落泪。

                                     ······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天气也渐渐转凉了,梅花终于在此刻开放了。两人又一次来到了梅林里,冷雨先说:“梅花终于开了,太美了,可惜今天风和日丽如果下雪就好了。”

“哼······你真是病糊涂了在这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们才能如此惬意赏梅,倘若下雪我们还要撑伞不是会很累?”肖浩宇笑着说,原以为自己这次总算可以好好奚落冷雨一番,没想到反到被将军了,冷雨用手指在肖浩宇的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说:“你真真是个庸才、傻瓜,古人作诗还讲究动静结合呢,怎么到了你这就成了独树一帜了。想这‘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缕魂’,若少了雪的出现也就没有这诗句了。枉你平日里还作作诗呢,竟连这最基本的也没掌握好。”

听到冷雨的一番话肖浩宇这才幡然醒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这······竟是我学艺不精了。”

过了一会之后肖浩宇又问冷雨:“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希望你说实话。就是······”看见肖浩宇这般吞吞吐吐冷雨就接他的话:“是不是那个梅林必问啊?”肖浩宇摇摇头说:“不是。是······你近来总是偷偷摸摸的,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瞒着我了?”

“多虑了,放心。”冷雨没有多作解释,听到她的回答肖浩宇便也明白了也就没有追问下去,紧接着他又换了一个问题:“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不错,能让我知道我心中一直想要的问题的答案吗?”

这次冷雨没有打哑谜,娓娓道来:“其实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会再见面,果然在后来我们竟成了同学。之后在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时候我被你的语出惊人吓到,在你之前也有人对我有过好感,但他们只是被我的外表或者是我的与众不同吸引,从没有人将我的内心看透过,你是第一个。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会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对你有了动心的感觉,之后就开始慢慢关注你了。在我们第一次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就认定你了,只是······”

“你怎么不早说呢?如果早说的话我们就少走了很多的弯路,那么就会比现在更幸福的。”肖浩宇乐滋滋地说,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懂得了这个他一直深爱着的女人。

“你太不知足了吧!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你还要怎么幸福啊?小心乐极生悲······”冷雨还要说些什么时,却被肖浩宇堵住了嘴巴:“不许说不吉利的话,这么开心的日子里,怎么能说丧气话呢,太煞风景了!”

“我就说,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连这点承受力都没有了?”看着肖浩宇的内心如此的脆弱冷雨实在不认伤害他,但是生离死别又是人生所必然要承受的,任何人都逃不掉的。而且他们两的离别日子又将近了,她要给肖浩宇打好预防针,免得到时候他无力承受,“人生总是有聚有散的,就像这梅花总是会凋零的,就算来年再开放也早已不是原来的花了。”

听着冷雨的话肖浩宇也不免悲伤了起来:“如果能花开永远,永不凋谢就好了。”

“说你贪心你还变本加厉,大自然是有规律的,有因有果,有生有死,如果破坏了这种规律那就是在和自然作战。当人和大自然作战时输的往往是人,再说了今年的花谢了明年还会有新的花来代替,说不定来年的花更好呢!”

“可是······”肖浩宇还想说些社么但是被冷雨打断了:“别可是了,这儿的花刚开,我们是到这来赏梅的怎么现在却在担心以后了。好好赏梅吧,别辜负了这儿天上人间的一番美景。”

说完两人就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手牵着手一起赏梅,但是心里却远没有表面来得平静:冷雨担心她走之后肖浩宇会承受不了而做些傻事;而肖浩宇则是担心冷雨会因为自己即将离开而伤心害怕,更害怕自己会失去她。但不管他们的想法怎么样愿望都是一样的:希望梅花开得久一点。

大自然自有它的规律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愿望而改变,冷雨的病就像这大自然一样变化。这段时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脸色也比之前苍白了很多,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都还抱着幻想希望有奇迹出现。所以当冷雨的身体跨下来的时候大家还是将她送到了医院里,希望医院已经有了新药可以救她,但不知是否会天随人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