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一  

2010-06-20 20:19:00|  分类: 宝蟾,燕窝,嫂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赏菊花河东狮大闹薛家门      生妒心宝蟾魂魄误归离恨天
  想那日夏金桂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在薛家为非作歹,先是看着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香菱十分不顺眼,想尽一切办法想把她给驱逐出境。谁知那香菱素日里就是个人缘极好的老好人,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如愿以偿,最后尽也不能在自己的身边让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一时之间没有能泄自己心头恨的对象了,夏金桂在家就越是要没事找事,跟着自己的婆婆,小姑子大吵大闹的。
  话说一日夏金桂和自己的陪嫁丫鬟宝蟾在府中散步,迎面走来了薛宝钗,香菱和莺儿。当时的时节正值秋高气爽,满园菊花盛开,薛宝钗不由想起当日与众家姐妹在院中吟诗作对的情景,便对香菱说道:“又值秋高气爽时分,想那日哥哥买了那螃蟹送来,史大妹妹做东,众家姐妹在大观园中以菊为题吟诗作对。这样的轻松自在真是煞是有趣,只可惜如今已是姐妹散,菊花移了。”
  看见自家小姐这样怀念往昔莺儿知道是因最近家里处处不太平,薛宝钗不能到大观园去和林黛玉等人聚聚而发发牢骚,就开始开解:“想必姑娘是和林姑娘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开始学起她了。姑娘也不想想这贾家是姑娘家的亲戚,小时候姑娘就一直住在大观园里,现如今只是因为家里有事才搬了出来的,又不是人家轰出来的。要是现在姑娘想那里的姑娘们了,赶明儿咱在家里带着点东西往那边再去住上一段时间不就行了。到时候再去请史大姑娘来,然后叫老太太叫人去孙家把二姑娘也请回来,不就又可以开诗社,大家伙作诗了!”
  薛宝钗听着莺儿的这些话笑而不答,香菱就说道:“傻丫头,现在姑娘们都大了,迟早会成家的。听说最近史大姑娘就已经在准备嫁妆了,这以后嫁了人了就不会像先前那般自在了,怎么可以说回娘家就回娘家呢?你难道不知道那院子里的二姑娘前几日回家,在家就呆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有回家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一次家了。”
  “香菱这话说得真是对极了,枉姑娘还是读过书的,怎么连最简单的道理也不懂呢?”夏金桂听见薛宝钗等人在讨论贾府中的一些事情,就准备借题发挥了,“姑娘,你说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往回收的道理吗?”
  “这个自然是没有的了,不过要是遇到个飞来横祸的也不是没有的。不知道嫂嫂今日怎么就有雅兴出门走走,想是近来菊花盛开嫂嫂要到中秋佳节,嫂嫂想家了吧?既如此的话,不如就去和母亲说说让哥哥带着您回一次家。”
  “想来姑娘误会了,我虽没读过什么书,却还是知道这三从四德的。父亲在家的时候就告诉过我‘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我是想说母亲老人家老了,不懂得这个中的许多道理,怎么姑娘这样的人也不知道了。香菱再怎么说也是你哥哥房里的人,如今怎么就成来姑娘的丫鬟了呢?”
  “像是嫂嫂误会了,这香菱是哥哥买回来的不假,当初母亲也是想把香菱许给哥哥做小的。可是这事情也一直没办过,当初是因为看着香菱乖巧由她照顾哥哥母亲也放心。如今哥哥已经成家了,又有嫂子这样的可人儿在身边照顾着,自然不需要任何人操心了。而且嫂子也似乎嫌香菱笨手笨脚的,要是再得罪了嫂子就是我们家没有家教了,不如跟着我学点眉眼高低,以后找户人家打发算了。”
  “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说这香菱都是你哥哥的人了,怎么能就这样打发了呢?我这以前也不是对她不满,不过刚刚从家里出来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能适应你们这边的生活,才会对香菱诸多为难的。现在在你们家也住了不少时日了,自然就知道了你们家的规矩了,不会再为难她了。再说当日你哥哥打她我也是想拦着的,要不是你母亲不问青红皂白说这些美着没调的话,我也不会那般无理取闹了。”
  这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被薛姨妈路过听到了:“你家的规矩还挺特别的,不只是教你要在婆家的时候和自己的婆婆吵吵闹闹的,而且是要在婆婆背后说自己婆婆的坏话,对吗?”
  冷不丁在后面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夏金桂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就镇定了说:“就是我娘家规矩不好,也总好过你老人家,一次次无理取闹。想上次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硬要拿香菱出气与我有何相干,您老人家二话不说就胡起人来了。今天原是我和姑娘说说自己的委屈,您老人家就来偷听,怎么着,当日八人大轿将我娶进门,如今后悔了想随便按我个罪名让我回娘家吗?”
  经过上次的正面交锋之后薛姨妈知道自己的媳妇就是个蛮不讲理,没事找事的人,所以这段时间任凭着她在家里胡闹都没有和她一般见识。但是没想到自己的人让没有半点的效果:“这大庭广众下的还用得着我偷听吗,所有人但凡经过这里的谁人听不到。你这些话是什么光彩的话吗,要真是的话至于紧张成这样吗?那么怕人听见的话就不要说了,省得有人嚼舌根子闪了舌头。”
  “您老人家要是看我不顺眼的话就去跟我的父母说,早点将我接回家去,何必总是这样没事找事?”夏金桂开始两手叉腰准备撒泼耍横了,“你老人家觉得要是这样会丢了你们家的人的话,不如现在就把我推进池子里来个暴病身亡,来得干脆,何必这样处处羞辱我?”说着就要往池子里跳,薛姨妈傻眼了:“你要是想跳的话什么时候回家了到自己家去闹去,不要把所有的脏水往我们身上泼,还不快赖人把她拉下去。”说着就有三四个小厮用力来拉,好容易才拖住她。
  看见现在家里所有的人都对自己敬畏三分,夏金桂就更加无法无天了,马上甩开那些小厮说:“你老人家何苦这样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在您心里早就是那眼中钉,肉中刺了,早拔了早好。”
  薛姨妈看家自己的媳妇这样不成体统真是后悔攀了这门亲:“想你夏家也是读过书的人家,怎么会有这样不知礼仪的女儿,若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进门坏了家里的平静。你要是真这么想走的话也不用着急,赶明儿我给亲家写封信就说我们家配不上你们家,还是请他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带回去吧!”
  听到薛姨妈这样说夏金桂索性就坐到地上又哭又吼起来:“爹啊,当时您老人家说这家人家怎么怎么好,一定要我嫁过来,现在女儿在这里受苦受气的,您只不知道啊。您看看啊,现在他们家是钱也拿了,人也要了,又开始嫌弃我们家配不上他们家了,要把我往外扔了。这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
  “你这叫什么话,我们家哪点对不住你了,是你一直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要不是迫不得已会有这样的决定吗?”听见她这样诽谤自己家薛姨妈就更加气了,“要不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我一个老太婆也不会受这样的气了,你也不要这样寻死觅活的,我看还是我先去了一了百了,也省得在家里挨人家的眼。”
  薛宝钗见自己的母亲也开始忍不住说出些不着边际的话就开始劝道:“想是母亲人老心也跟着老了,这嫂子毕竟年轻又是新媳妇进门的,难免弄出点动静让自己在家有点地位,您是家里的长辈怎么也跟着胡闹了。若是看不惯的话就不要理会了,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就是了,何苦跟着她较真。”说着就把自己的母亲扶回房间了,之后任凭夏金桂在家里怎样折腾胡闹薛姨妈都装着视而不见。
  相隔几天之后夏金桂见家里的人对自己开始都避而远之了,就将自己的气都撒在了陪嫁丫头宝蟾身上。这不是可不似香菱这般软弱,怎会受这样的闲气:“奶奶这气哪里来的我们谁都知道,您也不用拿我撒气,要是真气不过的话就去找她们理论去,别就只找我的晦气。我自问服侍奶奶也是尽心尽力的,没有半点差池,你又何苦来找我的麻烦。”
  被宝蟾这话说到自己的心坎上了,夏金桂也不好再闹了,想想自己这些日子想着的就是要把香菱给弄没了。但是现在却将她送到了薛宝钗那边享清福去了,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了,眼下就只能找自己的陪嫁丫鬟出去,真是窝囊极了。于是乎就开始想方设法要将香菱解决了,听说这鹅顶红无色无味的,人吃下去之后就会在霎那之间马上断气的。她就给自己的家里写信谎称自己的相公在生意上被人讹了,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现在一家老小都想报复,就请他们想想办法能不能弄到鹤顶红。
  在信寄出去没有多久夏家就把鹤顶红送来了,夏金桂就让宝蟾吩咐厨房给香菱炖好燕窝,自己一会儿给香菱送过去赔礼道歉言归于好。在短短的几天里夏金桂就有了这样大的变化,宝蟾觉得一定是香菱给她下了迷魂药。对于香菱的厌恶之情就跟胜一筹了,她吩咐厨房炖了一盅燕窝还有银耳,想把银耳去给香菱吃,燕窝就自己吃掉。
  在宝蟾离开厨房之后夏金桂就把鹤顶红悄悄下到了燕窝里,之后又偷偷离开了厨房间,等燕窝做好之后就亲自将它给香菱送去了。香菱见是夏金桂来了马上让座:“奶奶难得有空过来,要是有事请吩咐的话叫宝蟾姐来这里一趟,我赶过去就是了,怎敢劳烦奶奶亲自前来!”
  “香菱啊,往日里我那样对你是我错了,前几日婆婆教训我的时候虽然在嘴上我还一直反驳她,但是心里早就知道错了。今儿个来就是向你道歉的,希望你会原谅我。”说着说着就开始用帕子拭泪。
  香菱看见她这样立马就安慰道:“奶奶,快别这么说,像我们这样身份的人怎能和奶奶计较这些事情了。奶奶如今这样对我就更是我的造化了,哪有不原谅的道理。”
  “你若说的是真心话就笑把这盅燕窝喝了,以后我们就结义金兰一起伺候着少爷,你看如何?要是今天你不把这燕窝喝了就说明之前的话都是哄我的,其实你还是恨我的。”说着夏金桂就把燕窝递到了香菱跟前,这香菱本来就没有什么防人之心,眼下夏金桂又说了这样一番肺腑之言早就对她感恩戴德,受宠若惊了。二话不是就一口气喝下了燕窝,夏金桂看见香菱对自己的话这样深信不疑将所有的燕窝一股脑儿全喝了,就微微一笑。之后又开始和香菱闲话家常,说说近来家里的事情,可是奇怪的是香菱一直没有任何不适,就在夏金桂纳闷之际就有小丫头来说:“奶奶,您房里的宝蟾姐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腹痛难忍,我们想去叫太医的时候她就两眼一瞪,咽了最后一口气。”
  夏金桂听到自己的陪房丫头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大致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这个死丫头见不得我对香菱好,在暗中搞鬼将燕窝掉包了。这样也好,反正收拾好香菱之后我也会收拾你的,现在就少了个麻烦了。就是可惜没有将香菱解决掉,不过也不用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们就慢慢磨吧。夏金桂在愣了一会儿之后马上痛哭失声:“宝蟾啊,你从小家到我家服侍我了,我们一直就没有分开过,现在你怎么舍得就这样扔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自己撒手走了。你让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哪,在这个家里我没亲没故的,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这边夏金桂为自己丫鬟的死伤心欲绝,不知道薛姨妈等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怎样,以后夏金桂又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香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