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三  

2010-06-22 21:36:00|  分类: 元春,娘娘,姨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送探春水溶初见林黛玉,病危处元春赐婚金玉缘

话说赵姨娘之前的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这个女儿总是处处向着外人,对其十分不满,母女二人私下里常常纷争不断。可眼下这探春马上就要背井离乡远嫁他国了,赵姨娘心中还是十分不快的,为了使自己的女儿走得心安些赵姨娘便来到探春的房间:“姑娘你是个聪明人,幼小时就常常赢得府中人的喜爱,我对姑娘虽未说过这些话,可这心里却是这般想的。便是因姑娘出众,自小就不让人操心,所以自小就不爱管着姑娘,疏远了你,竟是我错了。”

“姨娘是怎样的人我心中自然有数,又何苦在这里如此这般说透。只有一件想提醒姨娘,这环儿如今也老大不小了,可这行为举止没有半点爷们样,素日里姨娘未曾将这些放在心上。望以后多多在意些,省得日后他也是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想奴才的,惹人家笑话。”

“姑娘放心,日后我会学着些眉眼高低,不似前翻这般无理取闹了。只是以后见不着姑娘了,心中难免想念。”

听着赵姨娘这番话探春不禁眼泪直流,说道:“姨娘尽请放心,此番远行必不会是自己受苦。只是以后你我骨肉分离,只怕再无见面之日了,还请姨娘不必将女儿挂在心上。只当从来未曾生过我,以免日后想起伤心流泪的。”

当晚母女两首次这样推心置腹,说得依依不舍,可恨朝中无人能为此事出头,只能一切随缘。第二天,探春就要起航了,北静王水溶和宝玉素来交情不浅。这次听说是宝玉的三妹妹即将远嫁,也特地来此送别一番,水溶到的时候正值探春将要上传。

大家见北静王从远处行来便都退避三舍,按理女眷都应回避,只是这北静王来得太过突然,因此就没有准备相应事项,一行女眷就只能站立两旁以免挡了北静王的道。水溶经过人群的时候无意中就偏见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身材消瘦,一身素服,出落得就像是曹子建诗中的洛神,颇有仙风道骨。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想象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必是宝玉口中长提之人,而在宝玉的口中说的最多的便是薛宝钗,史湘云,林黛玉这三个女子。

薛宝钗在宝玉口中就是贵妃在世,想必这女子一定长得是珠圆玉润,肤白如雪。再想想眼前见到的女子,虽说也是白净动人只可惜没有杨贵妃那般的玉臂,这也便就不是她了。而这史湘云,生性豪放,热情开朗,没事就喜欢嘻嘻哈哈的,平日里又喜欢男装。看着女子脸上泪渍斑斑,服饰虽然极为简洁,却将女子的柔美展现得淋漓尽致,万万不会是史湘云的。最后剩下的就是林黛玉了,在宝玉口中这“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那她的超凡脱俗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林黛玉身子欠佳,吃药比吃饭还多,那这身材也便可想而知了。联系之前的种种水溶就断定眼前的女子就是林黛玉无疑了,眼见着这样的神仙佳人水溶不禁想到:可惜了这样的绝色佳人,是个病西施。如若今生有缘的话但愿可与之相处朝夕,吟诗作对,过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这边水溶还在因为刚刚的惊鸿一瞥而想入非非的时候,他的车撵已经来到的岸边,下轿对宝玉说:“世兄不必这般为难,令妹如此这般觅得一个佳婿,未尝不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时闻得前朝不少女子远嫁番邦,到头来都是安享晚年。但是你我这般的在这乱世之中浑浑噩噩,只知得过且过的,哪日得罪这京里的达官显贵也无从得知。到头来人家在皇上面前参上一本,你我就是又是个脑袋只怕也是不够的,所以也不必太伤悲了。”

“王爷此言,我等记住了。此次远嫁原本也是家务之事,不想王爷这般厚爱亲自来为舍妹送行感激不尽。只是这吉时已到,船只就要起航,不才家中无人便是不才为舍妹送行只怕不能陪王爷叙旧了,望请见谅!”

“既是如此小王就在家中恭候大驾了,还望世兄回家之日即来寒舍叙旧。眼下既是吉时已到则请二位上船,小王就先行回府了。”说完之后就上了自己的车撵按原路返回了,回去之时仍不忘多望了林黛玉两眼。这不看不要紧,一下就彻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第一次见到林黛玉的时候只觉得和身边的浓妆艳抹相比多了几分自然之韵。应了李太白的那句话“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可是这次回望的时候水溶就觉得林黛玉温柔腼腆煞是可爱,想在这月宫里的嫦娥仙子也不过如此。这一望让水溶对于林黛玉就更加魂牵梦萦了,目光透过车撵的窗口一直盯着林黛玉不肯离开,直到自己渐行渐远完全看不到人了,才开始将自己的目光移开。

回想起当时贾宝玉曾经给自己看过的那些林黛玉所作的诗,还有她的一些经历,做过的一些事情。尤其是曾经听贾宝玉告诉过自己她曾经葬花的事情,结合着今天看到的林黛玉和自己的想象,那样的场景恐怕是没有任何一个男子可以看了不动心的。“花谢花飞花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想着想着水溶就不由得默默吟起了黛玉的《葬花词》了,想着若是以后落花的季节能有这样的一个绝色佳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一起笑看花开花落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惜在林黛玉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宝哥哥了,怎么还会有自己的位置的,这样的可人儿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水溶心里真不是滋味。

这边水溶还在为自己的爱人投入比人的怀抱暗自伤心之际,那宫里的娘娘也开始担心起自己弟弟的婚事了,这按性格来说当然是林黛玉和贾宝玉最为相配了。只是要是真让他们在一起的话,只怕是以后就影响了宝玉的一辈子,林黛玉平日里就知道风餐露宿的,从未想过两人的未来。也并不愿意贾宝玉回去考取功名,还听说往日里十分喜欢使小性子,这样的老婆娶回家的话只怕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而薛宝钗则恰恰相反,素日里就是个人缘极好有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还常常会去劝宝玉考取功名的。在这样的循循善诱下宝玉才能光耀门楣,对得起死去的列祖列宗,自己的一番苦心也没有白费。

可惜现在贾宝玉一颗心全在林黛玉的身上,其他的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要是自己用大姐的名义来迫使他和薛宝钗在一起的话。只怕会把事情越弄越糟的,还是先缓缓想想其他的办法再说吧。之后元春就一直在想该怎样解决这件事情,加之宫里事务繁忙她分身乏术,就开始偶感不是了。但是还是不想为这一点点的小事情而耽误自己的事情,忘了自己的职责。故而不顾任何人的反对,依然不肯宣太医来为自己医治,知道积劳成疾,她的太监总管没有办法才把这件事情禀告给了皇上。皇帝这才派了御医给他整治,可惜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元春在就病入骨髓无药可治了。

皇上见怜,知道自己的爱妃最希望的就是可以和自己家人多见见面,就特别准许贾家的人在元春生病期间可以随时入宫看望。开始的时候元春原意为自己会没事的,为了安慰自己的家人只说自己就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的。可是渐渐元春发现自己的身体愈来愈差了,甚至都不愿意起床,懒得吃东西了。元春就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但是现在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亲弟弟贾宝玉,有许许多多的话她都想亲口告诉自己的弟弟,可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元春隐约感觉到自己是等不到弟弟了。相了很久才对贾母和王夫人说:“看来我是没这福气看着宝玉成家立业,光宗耀祖了。只是有一件事情还是不放心,这宝玉如今也大了,可是为人处事还像个小孩子一般。总是喜欢和丫头小厮们吵吵闹闹的,对于自己的未来没有个计划,也不想踏入仕途,这样下去的话只怕日后会变成个等徒浪子,之后想改也改不了了。在这样面还请老太太,太太对帮帮他。”

“娘娘尽管放心,这眼下我就只有宝玉这一个心疼的长子嫡孙了,要是再不好好教育他只怕老爷他们泉下有知都不会放过我的。日后会好好督促他用功的,您就放宽心吧。”

“是啊,虽说最近宝玉送他的三妹妹去了,但是我还是派了不少的人暗暗盯着他的,据说最近宝玉很乖的,每天都会挑灯夜读的。所以这方面娘娘就不用为他担心了,还是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王夫人接着贾母的话补充道,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好好养病,这样的话日后宝玉再有什么不听话的时候就可以请自己的女儿帮忙规劝了。

“这方面我听你们这样说的话确实放心多了,但是我更担心的是宝玉的另一方面。宝玉从小就和姐妹们生活在一起,可能自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婚事,但是作为他的长辈我们要做所计划的。”

“单凭娘娘做主,我等悉听尊便!”原本坐在床边安慰元春的两人马上就跪下了,元春见状马上让共轭太监把她们扶起来说道:“按理你们是长辈,该是这件事情都听你们的,可是既然现在我成了这娘娘了,也就说说自己的看法了。”

“听凭娘娘安排!”

“在众姐妹之中就林妹妹和薛妹妹与众不同,这林妹妹才华横溢和宝玉之间有情投意合,两人实在是天作之合。只可惜林妹妹体弱多病,只怕以后不能好好服侍宝玉。外加上林妹妹性格有些孤僻,总是目无下尘的,要是宝玉真的和她在一起的话只怕就更没有心思好好学习,考取功名了。为了宝玉的以后能够凭自己的力量扬眉吐气,实在不应该再让宝玉和林妹妹这样频繁接触了。与之相比,薛妹妹则是更加知书识礼,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我知道宝玉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可是这也是为了他好,以后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人。但是现在我们就必须替他安排好了,若是等到他知道的话只怕就没有机会在光宗耀祖了。所以这次来也是请你们好好想想办法可以让这场婚礼顺利举行,不然以宝玉的脾气一定会大闹一场的,到时候岂不让亲戚朋友见了笑话,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居然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办不成。”

“娘娘所言极是,我们都记下了,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还请娘娘不要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静下心来好好将自己的病养好了,才能见到宝玉的婚礼。”看见元春开始说些自己的遗愿,贾母也知道是她时日无多了,免不得开始宽慰一下她的心,希望会好一点。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怕是没有几天了,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就不该把我送进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来。现在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一一拜别,只能请两位替我说声再见了,我怕是此生再不能孝敬你们了。”说着眼泪就不住地往下流,看见元春这样王夫人一边自己拭泪,一边安慰道:“娘娘又何必这样自己咒自己呢,只要放宽心一切会好的,日后也有的是时间来孝敬我们的,只求娘娘千万别说这样的丧气话。”

不知以后的事态将如何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