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二十七  

2010-07-15 13:42:00|  分类: 棺材铺,姹紫,四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回  中山狼八抬大轿纳小妾  如是居人仰马翻来捉鬼

当孙绍祖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如今在狱中饱受折磨之后,回家就开始想方设法讨好夏金桂,希望凭着夏金桂和西门垂旭的关系可以把应佑才给放了。

在知道孙绍祖的兄弟因为风化案被关进大牢的时候夏金桂就知道终有一天自己的夫君是会来球她的,所以一直在等这样的一个机会,一定要把自己丈夫的心彻底收了。回到家中之后看见他这样对自己百般殷勤的,就知道一定是在外面听说了应佑才挨打的事情才会这样的,于是乎她一语道破:“怎么着,现在知道自己还有个妻子在家中啊,我看要是没有这件事情的话你是永远也不会这样对我的吧!成天就知道和这些个狐朋狗友在一起混,到如今已经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了,可是自己的生意没有半点起色,真不知道你素日里都在做什么。”

“好了,一看我好容易对你好一点,你就开始这样数落我。你放心我不是你之前的那个死鬼老公,不会一直都像他那样的,只是现在我这兄弟的事情日后还要你多多帮忙了。”

“看在这些东西的面子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这次去只不过就是要将应佑才就出来的。至于那些小粉头的事情不是我的责任,到时候这西门垂旭要是为了立威,将她们怎么着了,我是不管的。”

“这是自然的,她们的事情怎么敢劳你大驾。不过除此之外我还真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也知道现在这我们隔壁的的这家棺材铺子实在是太煞风景了。如今我倒是有个计划可以将这铺子就此一网打尽,现在就需要你的配合了,只怕是要委屈你一点了。”

“呸,老娘还不知道你吗?之前的时候就和这棺材铺的娘子眉来眼去的,现在她们家的男人就因为这件事情也被牵连在内了,你现在不是就想着早点把她弄进家里来。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必须要让她将铺子当作嫁妆才行,不然的话就一切免谈。”

“这个你尽管放心,这娘们早就已经说过了,要是有朝一日能进家门的话一定会将铺子也带进我们家的。但是她有一个条件,就是希望我能用八抬大轿将她风风光光迎娶进门,否则便就是穷死了,也不会将铺子给我们的。”

“欺人太甚了,你说你堂堂一个男人怎么就连这样的一个女人都管不好,真不知道你以前的时候是怎么将家中的人安排好的,许是个个都是软柿子,等着你捏吧!这件事情我还要再考虑一下,总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第二天夏金桂就来到了衙门,对西门垂旭说:“西门大人,以民妇说这件事情也没有设么大不了的,大人如今不过就是想找几个人以儆效尤。那就将这些个小粉头处置一下,在找几个客人小惩大诫就行了,这种事情又不是只有他们才这样做过,大人不是也情不自禁过吗?”

“好了,孙奶奶这意思我明白了,只是之前的那件事情还请不要再提起了,学生真是惭愧,愧对圣贤啊。我也曾经听闻过这应佑才和你家相公感情甚好,想必今天就是为了他来求情的,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将他放回家的。”

“如此最好,只是现在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要是大人真想凭这件事情来立威的话,这些小粉头是一定不能放过的。还有一个要让几个男子为这件事情付出点代价的,我听说我们隔壁的那个棺材铺的老板现在也为了这件事情在大牢里,这个人平日里就是个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无所不做的人,如今好容易将他收押了,不能就这样让他出去了,否则的话只怕会再生事端的。”

“好,谢谢孙奶奶的忠言逆耳,本官心中有数了。您先请回去,这件事情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只希望你们也能体谅本官的一份心意,日后能够多多辅助我治理本县。”说吧西门垂旭就亲自将夏金桂送出门了,之后夏金桂顺道回了趟娘家,将孙绍祖想将这棺材铺娘子娶进家门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夏父就让自己的女儿先沉住气:“既然想纳妾的话,就干脆来个齐人之福。在你出嫁之后没有多久家里就买了一个叫翠嫣的丫头,这丫头最是个聪明伶俐的,平时听话,到时候到了孙家之后你就只管着自己的生意就罢了,着家中的其他事宜就交给翠嫣和史壬戈就行了。”

听见父亲的话之后夏金桂心才变得稍稍放松了一下,这翠嫣之前的时候自己也是见过的,长得挺水灵的,有几分宝蟾的样子。知道父亲想把这丫头给孙绍祖夏金桂开始变得有点放心了,相信这件事情她是绝对能应付的,所以一切就只等自己的父亲安排了。

在夏金桂找了西门垂旭之后,不出三天的时间应佑才就被放出来了,一出来就将自己的一家一当都拿到了孙家来好好感谢夏金桂的救命之恩:“早就听闻嫂子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贤妻良母,今日小弟不慎有了牢狱之灾,如不是嫂子出手相助的话只怕会死在狱中了。家徒四壁,没什么好孝敬您的,一点点心意,希望嫂子不会嫌弃。”

“这也不是我要帮忙的,依我的意思像你们这一个个色胆包天的,就不应该让你们太太平平的风流快活,就应该好好吃吃苦头的。可是没法子这如今烧杀抢掠的事情太多了,县衙里面也没有这么多的地方给你们用,我不过就是个顺水人情而已。不过你若是真想谢我的话以后还是好好做人,不要老是几个大老爷们的就爱钻进那些见不得人的地方。”

“嫂子的话我等记住了,您且放心以后不会再这样胡闹了。”说完之后夏金桂就出门了,之后就剩下孙绍祖兄弟几个一起说自己以后的一些计划,以及孙绍祖即将到来的婚礼事宜。只希望之后的事情会顺利进行,看到这次夏金桂对孙绍祖纳妾的事这样一语不发的,大家心里都有些七上八下的。

在得知棺材铺的老板在狱中被人毒打之后孙绍祖就知道一定是自己妻子在县太爷面前的话起作用了,以这样的进度推算的话用不了几天他便会一命呜呼的,那自己就可以早点将这小娘子娶过门了。

果然不出五天的功夫衙门就把这老板的尸体送到了棺材铺里,之后就开始准备丧事,孙绍祖也开始在棺材铺里忙前忙后的。白天两人就一起哭灵,里里外外的招呼人,到了晚上就开始在房中厮混,有几个好事的僧人出于好奇还在窗外偷窥。只听见里面莺声燕语,地动山摇的。在处理好了自己相公的后事之后,姹紫就开始准备妻子起婚嫁的事情了。

孙绍祖也准备迎亲了,在这时夏金桂就和孙绍祖说:“这贼淫妇是有名的吃里爬外的,现在为了铺子你想娶她我没什么意见,只是必须还要去一个人回家。这丫头名叫翠嫣,是我们家刚买回来不久的丫鬟,长得极其标致,品性也好。原本想给她找个好人家的,但如今你想引狼入室,我就只能求我爹将这翠嫣也一并带到这里来。日后这翠嫣便是你的二房,那淫妇只能做个三房,日后这家中的大小事务就由翠嫣全权负责,你要愿意的话就这样办了,要是不行的话,趁早把这事取消了。”

这孙绍祖原来就是个朝秦暮楚的人,就盼望着自己的身边蝶舞飞扬的,现在一下自己就多了两个红颜知己,早就乐疯头了,又怎会有不答应的道理。

商量好这件事情之后,在同一天孙绍祖就往两个地方将新娘迎娶过门,一大早就到夏府先将翠嫣迎了来。到了下午才到了棺材铺去接姹紫,然后到家中行礼,之后就开始和宾客把酒畅饮,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之后孙绍祖就想着要洞房花烛了,就将这些宾客都留在了大厅里,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后院,之前的时候早就和姹紫勾搭上了,对于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兴趣了。所以一径来到了翠嫣的房中,之后两人翻云覆雨直到半夜才安寝,等到一觉醒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是艳阳高照了。

一晚上的独守空房让姹紫早就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火气了,可是一大早上又看见两人在自己的面前楼搂搂抱抱的,这滋味这不是好受的:“不要脸的小蹄子,就知道在家里勾引自己的男人,弄的男人专宠一个,真是不知道安得什么心。”

“那也总比勾引别人的男人好,每天就想着怎么找外面的男人,将自己家里的男人给害死了。真不知道老爷,奶奶怎么就有这样的好心肠,收留这样的人来家里。”

“你也别将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我的头上,你要真是什么好货的话,怎就没有攀上高枝,不也是一样。”

“谁跟你这裤腰带子都系不上的贼淫妇一样,怎么着我们也是清清白白的,不想贼淫妇都不知道被多少人压过了。”

听见两人在大清早上就泼妇骂街孙绍祖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出去和自己的几个兄弟说说以后的生财之道。这夏金桂刚刚忙活好回家就听见两人这样的情况,心中不甚欢喜,假装对这件事情视若无睹,就回房休息了。

眼下再说说这“如是居”的事情,最近因为西门垂旭的纵容夏金桂有恃无恐,将生意越做越大了,来来往往的当官之人也是越来越多了。但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最近在“如是居”中就频频发生一些光怪陆离的事情,先是在半夜三更的时候会听见妇女的啼哭之声,开始时大家只当是有人故意搞破坏,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夏金桂。之后夏金桂就开始全面进行调查,但是最终一无所获,每晚子时还是会有妇女的啼哭之声。

姑娘们个个都是心有余悸的,但是当时夏金桂就只想着自己可以多多捞钱,没有放在心上,对外只是宣称不过就是有多事之徒故意搞破坏而已。但是没有过多久就又出现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有人因为晚上和“四大美人”偷欢而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病症,这夏金桂只以为是她们有些见不得人的病,之后将这些病传染给了客人。便开始请了自己信得过的大夫为她们诊断,可是一番诊断之后发现没有任何异常,这下夏金桂开始有些慌了,街坊四邻也开始流言蜚语。说这“如是居”中有狐妖,专门就是要勾男人的魂的,还说这些女子也都是狐妖的手下,就等着挖男人的心。

有了这些谣言之后,“如是居”的生意不但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变得越来越好了,不少人都是听说了这些事情之后想到此地一探究竟。因为如今生意这样红红火火的夏金桂觉得之前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搞出来的,本想着会影响自己的生意,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想来以后就没有什么招数了,自己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但是没过几天这“如是居”里就有丫头纷纷病倒了,病症就是上吐下泻,四肢无力。大伙都以为是吃坏肚子了,就请来了大夫诊断,可是脉象却是一切在正常。这件事情自此后就传扬出来了,之后“如是居”就见见无人问津了,这下夏金桂真的开始急了。

听说在此处不远的地方有个观音庙,里面借住了一个道士,自称什么仙人下凡的,法力十分了得。夏金桂知道这个人之后就叫家丁去将这道士请到“如是居”作法,让所有的人都沐浴更衣,等着大师前来降妖除魔。

三天之后那道士才来,一来到“如是居”就说:“难矣,难矣,煞气重矣!怕是如今这孤魂野鬼都已经到了这边了,非仙人之力不可为也!”

听见这话整个人都吓傻了,想想自己以后可能就会一无所有的,夏金桂马上就对道士说:“大师,您开帮我想想如今可还有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件事情,我这可是只靠着这店来养家糊口的,如是真有什么鬼怪之类的话,还请快快驱除!”

“莫急莫慌,不到十万火急,老道自有妙计。只是这有四大美人,个个都有邪气上身,只怕要一并将此驱除,否则后患无穷!”

听到这些话再想想之前发生的种种怪异现状,夏金桂开始对于“四大美人”产生怀疑了,觉得说不定真的是和“如是居”相生相克的。开始在心中盘算起之后怎样将这“四大美人”弄出去,以后自己还要招进一些怎样的女孩子为自己赚钱。更重要的就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所有的人对于“如是居”都已经有些闻风丧胆了,该怎样再让生意恢复到以前那样如日中天的地步。

在经过道士的一些驱赶之术之后,大家就感觉说身边一下子干净了不少,这件事情街坊四邻也是都知道的,但就是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恢复到之前的高朋满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