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二十九  

2010-07-16 15:51:00|  分类: 巧姐,金铃,镯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九回  嗔甄伊朝思暮想意中人  痴巧姐一见钟情系秦畴

在自己正式出阁之前天天日思夜想就是希望自己的表哥会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正大光明地说要将自己娶过门。但是这段时间里他除了会在深更半夜溜进自己的房间一解相思之苦,做的都是些不正经的勾当,尤其是她将要出阁的这段时间里梅仞惺基本上就没有出现过。金铃实在是受不了父母的压力这才委曲求全答应不再拒绝了,之后就顺理成章将婚礼举行了。谁曾想现在梅仞惺会再次出现在这里,而且只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完全没有真正考虑到金铃的感受。在上花轿之前金铃对他还有最后一丝的幻想,认为自己还是在他心中有地位,希望将这份美好带到婆家去。可是没想到现在会发生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当自己听到梅仞惺那些大言不惭之后,金铃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所以当梅仞惺叫她出来的时候,她掀开自己的喜帕冲着梅仞惺冷笑一下说:“表哥的一番深情厚谊我没齿难忘,真没想到过原来妹妹在你心中还有这样的分量,之前真是没有看错表哥啊!不过只怕是妹妹我没有这样的福气可以和表哥白头到老了,表哥这样才华横溢的人,怎就能让我这样的残花败柳玷污了一世英名。”说着金铃就向傍边的柱子上一头撞了过去,鲜血直流。

梅仞惺见状马上就跑到金铃身边想抱住她去就医,不想此时金父金母快了一步已经将自己的女儿抱起来了,说什么都没有让梅仞惺靠近金铃,径直带着金铃往大夫家奔走。金铃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说:“爹娘,女儿不孝,只怕是日后都不能侍奉二老了!女儿如今做出这样有辱门风的事情,还有怎样的脸活在这世上,不如就此让我去了,大家干净!”说完之后便断了气了,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金父金母失声流涕,之后就给她风光大葬,但是就是没有再让梅仞惺进自己家的门。

梅仞惺再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之后整个人就完全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一连几天都没有恢复过来。之后经过一段时期间的心理调节之后才想通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现在不过就是没有了一个表妹,以后还会有许许多多的红颜知己到自己身边的,怎么就能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就自己意志消沉了呢!想通之后就开始在花街柳巷找和自己情投意合的女子,两人狼狈为奸的,不亦乐乎。

有人为自己的爱人的离去这样玩不介怀,但是有人却是为了自己的爱人肝肠寸断的,话说这甄伊自从和卜庆分隔两地之后就没有一天不牵肠挂肚的。尤其最近自己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就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情郎了,自己的一枪闺怨只能和自己的好姐妹说说:“寒秋妹妹,早知当日一别便是这般‘一种相思,两地情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话,当时就不该要求什么名分的。如今想来‘名分’二字无非是些富贵闲人的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感,所以才想出的空壳罢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这些东西不过就是过眼云烟,徒留伤悲罢了!”说罢自己便冷笑一下,看见甄伊这样愁眉苦脸的,冷寒秋笑笑之后就用桌上的笔墨纸砚写下了这样的一首诗:

自古多情红颜陷情劫,枉笑他人做怨妇。如今此情常反复,便是痴情落花谢!

看着冷寒秋的这首诗甄伊看着心中一酸,可是害怕她会将这件事情常记心上,弄得自己更加郁郁寡欢的,就故作轻松:“好啊,真真是好的不学,学坏的。不知这又是哪位风流才子的谆谆教导,让我们的苦幽佳人会这样调皮。”知道冷寒秋是个奇痒难忍的人,就开始将自己的手伸到了冷寒秋的腋下,开始逗趣。冷寒秋只能是四处躲闪,开始双手合十,表示求饶。看见冷寒秋这样了甄伊也只能放过她了:“不过你此话也不假,如今这世道都是这样的,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肝肠寸断的人是不会知道个中滋味的。”说着自己也开始笔墨伺候:

看人间,能有多少情事为人知。不过是,花飘谢,人去了,茶也空。深夜门窗忽响动,轻移莲步下楼来,却是风雨来扰乱。

想当初,芙蓉帐暖良辰美景时。到头来,空闺房,独落泪,孤影来。夜夜无人衣衫湿,如何鸿雁不报事,只为这心猿意马。

看罢这首词之后冷寒秋觉得这段时间对于甄伊来说是造势太受煎熬了,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子,这里对于她们来说真就是个人间炼狱,怎么会是这样的一般境遇。但是若是现在自己的情绪在发泄出来的话,就怕到时候甄伊对于这些事情会更加难以释怀,到时候就不知道会再发生怎样难以预计的事情了。于是乎就写了些玩笑的语句在旁边:

妙人儿,愁眉苦脸为哪般,却原来,不过是,山高水远无人陪,日日相思思情郎,不知如今在何方。

看远方,路途遥远两茫茫,夜夜思,日日盼,横也丝来竖也丝,水解其中愁滋味,一个情字愁煞人。

看见这边嘲讽自己的词甄伊就开始哭笑不得起来,不曾想到原来自己在人家的眼里已经是这样待嫁心切了,看着平日里一直都是带雨梨花,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原来这丫头也会有这样调皮捣蛋的一面,甄伊就又开始和她闹着玩了:“好啊,原来你是在这里给我下套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看看以后你还敢不敢这样了,一直以为是个什么正经的人儿,没想到也早就让人带坏了。今天我这姐姐就要给你立立规矩,看看以后你还敢不敢开这样的玩笑了。”说着就开始又给冷寒秋挠痒痒,而且这次不管冷寒秋怎样向她求饶,就是没有高抬贵手。

直到巧姐来敲门的时候两人才住手了:“两位小姐,奶奶说现在临时有些事情想跟大家说一下,二位要是方便的话请下去一下。”

“好了,我们知道了,巧姐,谢谢你!我们收拾一下便会去的,你且到别处去通知其他人吧。”说完之后两人就一同将巧姐送至门口。

之后稍做收拾两人才下了楼,当时下面还没有什么人,等了一会之后人才到齐了。看见人到齐了夏金桂才开始说:“如今马上就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了,看在你们这一个个的素日里为这‘如是居’尽心尽力的份上,我决定在中秋佳节当日给你们一日假期,让你们可以回家与自己的家人团圆。但是晚上一个个都必须回来,谁都不许在再逗留,否则我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

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中秋,冷寒秋与甄伊都觉得没有脸再见自己的家父就都不曾回家,这巧姐自来就是等着和刘姥姥重聚的,便向夏金桂告假,去了观音庙拜神。她们三个人之间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在一起相处的机会,不过对于彼此都有着一份敬仰之情,这次所有的女孩子都已经回家了,巧姐就相邀冷寒秋和甄伊与自己一起到庙里去求神拜佛。

到了观音庙之后三人虽然在一起虔诚跪拜,但是所求之事却是个不相同的:巧姐如今最希望的就是刘姥姥能够尽快想出方法将自己的救出火坑,自己以后的生活可以是平平静静的,宁可每日粗茶淡饭,但是心中坦坦荡荡,也不要日日锦衣玉食,心中却是小人常戚戚;甄伊想的就是以后自己可以和卜庆长相厮守,不一定有什么名分,只要自己可以和卜庆在一起就心愿足矣;冷寒秋则是希望自己可以早日离开这牢笼,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只为自己而活。不用再去考虑周围人的想法,也不必在为他人牺牲自己。

三人求神拜佛好之后就打算子四处逛逛的,此时巧姐忽然发现自己的镯子不见了,甄伊看见人越来越多了就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就一只镯子,之后再买了就罢了。”

“这镯子是小时候我亲娘戴在我手上的,这些年来一直跟着我,从未离开过。如今娘亲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今生今世已经再无见面之日了,这便是我对她的唯一念想了,如果连这个也没了的话只怕是连活着的盼头都没有了。”

“既如此,那我们就只好折回去。”说着三人又原路返回了,可惜到了之前跪拜的地方之后还是一无所有,这下三人就真的急了,只好向那些僧人打听。一个小和尚告诉她们值钱倒是有个翩翩公子拣到了一只镯子,在这都留了一会儿,都没有见到镯子的主人来。之后就觉得可能是走了,去别处了,便到大门口去碰运气了。

听了这些话之后三人连逛的心情都没有了,马上就到了大门口,真就看见了一个翩翩少年郎在门口四处问人家是否丢了东西的。巧姐一见到他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开始不知所措了,甄伊看出些端倪来了,就说道:“傻子,想什么呢?人家公子说不定还有事情,你要是在这样拖拖拉拉的,到时候镯子就会让人家拿走了。”

“甄伊姐姐,你说什么呢?你怎么就知道每天拿人家开心的,也不想想自己好像还有个卜公子也很优秀的,若是现在不好好将他牢牢抓住的话,日后只怕是会后悔莫及的。”

听了巧姐这话之后甄伊也开始脸红起来:“你这小丫头,我和你说正经事情,你这镯子既然是你母亲之前给你的,一定价值不菲的。现在这天下之人贪图小便宜的人比比皆是,怎就会没有人来冒名顶替的。你再看看这位公子虽然是一表人才的,可是看样子也便知道了是个书呆子,对人没什么提防之心的。一会一定是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到时候丢了你母亲的宝贝就不要怨声连连了!”

听见这话之后巧姐无言以对,只是羞红了脸走到那公子面前说:“多谢公子为这劳什子尽心尽力的,这原是家母送给小女子的,只因今日和几位姐妹前来庙里拜佛,不慎在佛堂丢失,现就请物归原主吧!”

“原来是小姐之物,小生在佛堂未见有任何失主前来认领就只能这样唐突,在这打听观众之下一一询问了。”

“公子言重了,围着小小的蠢物,劳驾公子在大庭广众下这样不顾身份,当街这般喧哗,倒是我们的不是了,未知公子尊姓大名,他日好相报。”

“小生姓秦,单名一个畴字,原是淮安人。只听闻此处山明水秀的,便心生好奇前来游玩一番,不曾想就在这里见到了小姐的手镯。未知小姐芳名,是否有幸能让小姐轻移莲步,我们找一处娴静优雅之地,说说这里的风土人情。”

听到秦畴这样说之后未知巧姐将会做和反应,接下来她和秦畴之间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冷寒秋和甄伊看到这样的事情又会怎样出手相助。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