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四十九  

2010-08-20 11:11:00|  分类: 心情,姹紫,小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十九回  作茧自缚翠嫣守空房  高山流水甄伊遇知音

孙绍祖考虑到自己和姹紫之间的利益矛盾的时候就开始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能够既保住自己的生意,又能保住自己的名声,同时还能告诫自己身边的几个人以后都不准有二心。

孙绍祖想了良久,看看姹紫旁边的那个下人,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原本是跟着贾迎春过来的。在金陵的时候贾府的小厮横行霸道是出了名的,现在官府正是在杜绝这种事情的时候,自己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就让官府用这个小厮以儆效尤。想好之后孙绍祖就对自己的小厮们说:“你们现在就去趟衙门,就说我们家现在就有一个四大家族中的小厮混进我们家了,在我们家为所欲为不算。现在还色胆包天,在青天白日里到主子的房间里去,侵犯主子,主子不从他就对主子动手动脚的,这些伤就是他们之间摩擦产生的。”

听见孙绍祖要将自己送到监狱中去,那小厮马上就开始求情:“老爷,小的就是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了。以后一定好好做事,不要把我送到那里去,我发誓,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的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孙绍祖根本就不理他的话,只是一个劲儿跟姹紫说:“你最好想想清楚到时候官兵问你话的时候你该怎么说,要是实话实说的话,现在就从这个家里给我滚出去。以后你们两人就一起在外面过着被人追捕的日子吧,到时候我会跟人家说,他拐带着你出逃,两人还把家里所有的钱财都带走了。看看你是要过少奶奶的生活,还是要过亡命徒的生活,你自己想清楚。”

看见孙绍祖威胁姹紫,那小厮只能抓住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求姹紫说:“奶奶,我们好歹好过一场,您一定要手下留情啊!想想这件事情,要不是您的话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说话做事可是要凭良心啊!”

听见他这么说姹紫开始心虚了,一边往傍边移,一边哭着说:“好个没脸的奴才,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现在还想都赖在我头上。要不是你,现在我会被老爷这样误会吗?现在你还想我怎么说谎帮你吗?你已经害得我快被赶出家门了,现在还想怎样,人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的。”

听见这样的话这小厮也开始不客气了:“老爷,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我的,是奶奶让她的贴身丫鬟将我带到她房间的,之后又是她百般勾引,我才会上当的。她还和我说过您之前是怎样对她无情的,有好几次她都想杀了您的,还有·······”

“呸,好个不要脸的东西,明明就是你在说老爷的坏话,现在就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我身上了。老爷,您不要听他的,这件事情真的是他来勾引我的,不然的话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背叛您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不要听他胡言乱语的,我真的······”

“好了,都别说,这件事情怎么办你就自己想清楚吧!现在官兵应该也快来了,你还是先回房间把衣服穿好,到时候不要让人家看出什么破绽了,怎么办你自己想吧!”说完之后孙绍祖就出门了,姹紫就回到房间里梳洗一下,上了点药。

之后官兵来的时候姹紫就按照孙绍祖说的话,一口咬定是那小厮到自己房间里来强暴的,不仅这样,他还拿了自己的一些钱财。听到这话之后,官兵马上就把小厮抓走了。

经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孙绍祖对于姹紫完全改观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会偶尔去她那里坐坐了,连她房间附近都不想再踏足了。看见这样的情况夏金桂开始劝说孙绍祖去那边坐坐,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娶回家的女人,不能就这样将她放在一边不闻不问的:“这件事情你不是也没有责任的,看看你这段时间,只知道看你的儿子,都没有时间去理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个性,没事就喜欢招猫逗狗的人,怎么会一下就习惯了被人冷落呢?所以出去找男人这也是在人家意料之中的事情,再说了,人家都已经说了是第一次了,你就只须你自己在外面找风流快活的,我们就必须在家乖乖等着你回来。你还是要人道一点,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的呀!”

“照你这话的意思,以后我你们就是要和我平起平坐了,我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你这这些女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每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锦衣玉食还不够,那还要怎样?难不成,要和男人一样逛窑子,不成?”

“幸而是她这样的,让你在这么多的下人面前,尽显自己的威望。要是我的话,怎么着,就是背着你偷人了,这也是跟你学的。每天不干什么正经事情,就知道天天在外面跟人家花街柳巷的寻开心。怎么就只许你们男人这样逍遥快活,我们女人就不行了吗?”

“瞧你这话说的,哪有女人家这样天天在外面勾引人家的,这样的事情传出去的话也不怕丢人。以前你不是很讨厌她的吗,,怎么今天反倒是替她说起好话了?你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是讨厌她,但是就事论事来说,这件事情的话也不能全怪她。你看看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是什么德行的,见天儿的就知道在外面找新鲜。家里现在又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儿子了,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些事情上面,其他的事情都是一问摇头三不知的,反正家里所有的事情就都是我们女人的事情,你呢,只负责开心就好了。这样的老公要来做什么,还不如在外面找几个贴心的小子,让自己好好开心一下。你们男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做的话,如何这种事情你们就做得,偏我们就做不得?”

“好了,我难得想找你说说生意上的事情,不要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免得到时候我们谈不拢的话又要吵架。这件事情之后怎么处理我是自有分寸的,你就不用太担心了,还是想想之后我们的药材铺怎么弄吧!”

“这事儿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当初就不让你做这行的,现在亏了钱了,你怨得了谁?我现在只要我自己的‘如是居’生意好就行了,至于药材铺那边的事情你就自己慢慢想办法吧,实在不行的话可以找你的狐朋狗友,一起经营,这样钱也够了,人也有了,不是挺好的。不过你不要指望我这边了,现在我是没什么精力来管这些事情的,你要是实在缺钱的话我倒是可以借钱给你,其他的时候不要找我。”说完之后夏金桂就将孙绍祖赶出自己的房间,一个人锁了门之后就睡了。孙绍祖原本想和她好好说说生财之道的,但是没想到现在会是这样的结局,自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就在书房里凑活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铺子里想对策去了。

孙家的家庭矛盾暂时表过,现在再说说“如是居”那些事情,自从夏金桂下定决心要将甄伊嫁给西门垂旭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几乎不会让甄伊再出来抛头露面了。顶多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弹弹琴,偶尔写几首诗,供大家传阅一下。现在甄伊的人身自由也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人会阻止的,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会在房间里教常怀诗一些琴棋书画方面的知识,还有就是怎样做人的道理。有空的时候还会出去逛逛街,上寺庙拜拜佛之类的,生活过得也是挺逍遥自在的。

正值梅花盛开的季节,想想当初的时候姐妹几个人曾经一起出来游玩过,那是唯一一次轻松自在,为所欲为的经历。但是现在早就时过境迁了。现在冷寒秋自从离开“如是居”之后就音讯全无了,再没有人提起过这样的一个奇女子现在在何方,四大美人,现在天天都是被夏金桂逼着将自己所学到的东西全部教给新人,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袁峰自从在冷寒秋这里受了刺激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如是居”了,听到的只有关于他的一些谣传,有人说他已经金榜题名了,有人说他堕落了,也有人说他疯了,至于卜庆,自从那一面之后再没有了消息,巧姐,自从和刘姥姥回了乡下之后也是在没见过了。现在看看这些熟悉的景象甄伊不免悲从中来,看见甄伊这样的忧伤常怀诗忍不住就问:“姐姐,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在这里赏花,怎么就开始忧伤了呢?是不是之前在这里有过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还是不喜欢这里的景色?”

“这边有太多令人挥之不去的记忆了,想当初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那样心情愉悦,把酒临风。但是现在,当初一起来的人都已经各奔东西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好还是不好,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这样的景致,这样的情感。”

“姐姐还是不要多想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我想上次游玩的时候一定很开心,所以姐姐心里的那些人一定会记得这个景,这份情的。既然出来了,姐姐就开心的玩一下,不要这么忧伤,这样不是辜负了这里如此美妙的景色了。”

“是啊,我们难得出来一次的,要是不好好欣赏这样的良辰美景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爷,也对不起我们自己了。好了,不像以前的事情了,还是好好看看这花,这景吧!”说着甄伊就和常怀诗开始细细品味着梅花的高洁与可爱。

两人才刚刚开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被一阵箫声吸引,跟着这一阵箫声两人一直做到了梅园的尽头,看见一个翩翩公子正在怡然自得吹着箫。听着听着甄伊的眼泪就开始情不自禁往下流了,看见她这样子常怀诗就开始给她拭泪,还劝说道:“姐姐,这是怎么了,不过就是些箫声而已,怎么就这样了?要是听不惯这样的声音我们就不要听了,还是走吧,何必在这样的地方受罪?”

听到声音之后那男子也就停止了吹奏,走到甄伊的面前,先是作揖赔罪之后又说:“姑娘真乃子期也,小生来这里吹奏已经有段时日了,可惜欣赏着箫声的人很多,但是能像姑娘这样泪如雨下的,除姑娘之外,再无别人了。”

“公子过奖了,小女子并不是听出了什么玄机,不过听见这箫声想起了许多往事,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了,所以才会有所感慨。”

“姑娘过谦了,这箫声反应的不过也就是自己的一些情感罢了,难不成还真会是什么传世之作吗?姑娘能对这箫声有这样的体会实在是难能可贵了,在下尤庆,不知姑娘芳名?”

还没等甄伊开口回复,常怀诗就先说了:“我姐姐叫做甄伊,在这里也算是有名的才女了,公子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如是居’找我们。”

“原来是甄伊姑娘,之前就已经如雷贯耳了,没想到今日有幸可以在这样的地方遇到。不知二位姑娘现在是否有时间,在下想请二位姑娘吃顿便饭,算是庆祝我能在这样的良辰美景之下遇到知音。”

甄伊原本想拒绝的,可是没想到常怀诗嘴快就答应了,之后三人就在一家小馆子里一边吃饭,一边闲谈。“常听人说甄伊姑娘的才情是独一无二的,喜欢您的人不计其数,关于您的事情也是一时之间传为佳话。不过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开花结果的,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您的错,在那样的地方想要保全自我是不可能的。不过我相信甄伊姑娘的心到任何时候都是干净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的,只有志性高洁的人才会有那样的才情,写出那样动人的诗来。”

听到这样的话,甄伊开始吃惊了,从没想过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对自己的分析会是如此透彻的。这一刻甄伊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男子肃然起敬,但是想想之前自己的遭遇,她只能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隐藏起来,以免自己会再次受伤。不知道两人之后的发展会是怎样的,尤庆会是在她最后的幸福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