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红楼梦后传之六十三   

2010-08-30 14:16:00|  分类: 姐夫,相公,科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三回  久别重逢两姐妹夜话往昔岁月  惺惺相惜四书友再办莲花社

甄伊在意外与冷寒秋重逢之后,心里异常高兴,可是想想自己在这里毕竟是寄人篱下的,再加上自己的相公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的,怎么就能这样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的。所以甄伊开始矛盾了,但还是尝试着和尤庆说了这件事情:“相公,记得初相逢的时候,我曾经不止一次与你提起过我的金兰之交寒秋妹妹。自打之前她离开了‘如是居’之后就没了音讯,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却在这边遇到了她。现在她已经是侯爷的贞妃了,我们姐妹好容易见了面了,若是就这样分离,再见面不知是何年了。可是这里不管怎么说也是别人的地方,再怎样都是寄人篱下,遭人白眼的,现在我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娘子多虑了,我们来这里是侯爷相邀的,再者说了,我们又不是会在这里长住的,考完科举之后便是回家的时候。现在既然娘子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金兰姐妹,不过就是多住些日子,这又有何妨?”

“你既如此说,明儿我就回了话去,日后我们姐俩且好好话话家常的。有空再让你们认识一番的,日后你和侯爷的关系也便进了一步。”

当天晚上冷寒秋也把自己遇到了甄伊的事情与水溶说了,水溶当时就决定在第二天的时候,四个人好好聚一聚,摆桌酒席,只当是为甄伊和冷寒秋的重逢庆祝一番。

第二天水溶和尤庆谁都没有出去,大清早的甄伊就迫不及待带着尤庆认识了冷寒秋:当时她一身素衣,虽然已经是高高在上了,但是还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样貌,看上去与自己的身份有些不符。不过这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气质,一下子就将身边的男子吸引住了。尤庆这才明白,她的大富大贵不是偶然的机遇,而是必然的,看这样子没有半点凡尘俗世的污浊,宛若仙女下凡,清新脱俗,目无下尘。双方行了见面礼之后,便开始闲话家常了,先是水溶夸赞甄伊:“夫人真是容颜不改,美丽动人,与当初见面之际无异,怪道是花中之魁,果然是名不虚传。”

“侯爷过奖了,贱内如何能与娘娘比,超凡脱俗,惊为天人。至今坊间还有她的传言,真真是个仙女下凡,多少王孙公子,为求美人一面,无所不用其极。”

一番寒暄之后水溶就开始和尤庆说起了一下为官之道,甄伊和冷寒秋自觉无趣就来到了后花园里,一边赏花,一边开始说着“如是居”的一些事情:“妹妹有所不知,自打你离开之后,那‘如是居’早就是面目全非,一塌糊涂了。天天不是官府找上门来,就是泼妇上门找人对骂的。现在可以说是如履薄冰,现在但凡再出一点事情,马上就会付诸流水的。”

“她的失败不是早就已经注定了的,想当初若是没有姐姐的关系牵制着西门大人,现在早就已经是众矢之的了。如今姐姐就这样改投他人的怀抱西门大人怎么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势必会找她理论的,她又岂是这种善男信女的,任人宰割,一定是会反抗的。如此这般一来的话,两人就只有土崩瓦解了,现在‘如是居’的局势也是可想而知的。”

“妹妹所言甚是,原来你是早就看破了这其中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才会毅然决然选择离开的。我当初还只当你是在万般无奈下才会有此决定的,看来是我想错了,在这红粉世界中真正大彻大悟的人原来是妹妹啊。”

“姐姐过奖了,并非妹妹什么大彻大悟的,只是现如今这世道,姐姐也是看见了的。万事都是一日三变的,谁就能保证永远富贵的,就不能保证了,又何必去苦苦追寻那短暂的呼风唤雨,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真真是个闲云野鹤啊,这么多人没有看透的东西,妹妹心中去早就是心如明镜了。这样的可人儿,有这样的奇遇也是上天注定的。再想想若是现在夏金桂等人看见了你的这种奇遇会是怎样的反应,我想一定是捶胸顿足,后悔莫及的。”
“那到未必,说不定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的。自来在他们的眼中我不过是姐妹中最没用的,虽然是最能赚钱的,那也不过就是被人家捧起来的,若是有朝一日没有这么多文人雅士了,我就再无我的价值了。倒是姐姐现在的生活若是让他们现在看见了的话,只怕是会伤心流泪的,一定会悔不当初的。想想自己要是曾几何时能对你好一点的话,说不定现在还可以好好利用姐姐的关系,来使自己的生意蒸蒸日上的。”

“也是,现如今就靠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还能怎么力挽狂澜的。当初跟着相公进京的时候,路过‘如是居’,那门庭冷落,感觉就像是个大冰窖一般。现在听说夏金桂都不怎么会到那里去了,现在就靠着‘闻言坊’的收入在度日,可是这‘闻言坊’的工人也是不听她的话。现在她天天去给人家做规矩的,我想就算是再好的脾气,忍她个三五年的,一定也是会彻底爆发的,到时候店里没有人了,真不知道这生意还怎么维持下去。”

“你又何苦去操那份子心,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个人自有各人命,与其想那些没用的,倒不如现在想想自己的事情。我看得出来姐夫是个不喜欢为官做宰的人,现在会同意姐姐这样考科举,一定是姐姐用了什么锦囊妙计的。但是现在毕竟还未到科举的时候,你也该好好为他着想一下,是不是让他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看得出来姐夫也是个爱好诗词歌赋之人,现在我们难得一聚的,倒不如现在就来个重建诗社,如何啊?”

“妹妹这法子好是好,只是现在有这样几个麻烦,这一来,这件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的。就算是同意了的话,我们的诗社若是只有两三人的话岂不是显得冷清不少。三来,妹妹也是知道的,我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个功名利禄而来的,若是现在就这样为了这诗社,毁了他的前途的话,日后叫我如何面对公公婆婆。”

“姐姐大可放心,再怎么说我们也不是什么纵情山水之人,姐夫应该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自不会反对的。诗社三人或许太少了,不过可以再加一人,我们可以让侯爷一起加入,到时候既热闹一点,也不会显得姐夫一个作战太无助。侯爷也是个在官场这么久的人了,相信万事十分得起轻重的,所以有他在一旁提醒指点的话,一定误不了姐夫的金榜题名的,所以姐姐大可不必有后顾之忧。”

“妹妹既是这话了,姐姐我也就没什么好反对的了,我一会便去和他说这件事情,不过能不能成的,也不是我说了算的。现在不过就是去试试而已,结果还是要看他自己的了。”

之后甄伊就试着和尤庆说这件事情,没想到一说尤庆马上就答应了,看见尤庆听说诗社的事情之后,那样的释然,轻松愉快,甄伊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她觉得自己的相公对于做官这件事情根本就从未放在心上过,若不是为了自己和孩子的话,断然不会有这样的决定的,想想自己是否是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锦衣玉食,逼着自己的相公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冷寒秋和水溶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倒是遇到了点小小的麻烦,水溶开始听见这件事情的时候不是很愿意的,觉得这就是在耽误学业,但是冷寒秋却有自己的另一番打算:“侯爷,现在的事情你也是看见了的,姐夫根本就无心考学的。现在你怎么带他去见官场中人,他总是心不在焉的。若是现在我们能让他有一点自己的自由时间,让他能为所欲为,然后又能从中得益的话,岂不两全了。我相信若是让他在诗词歌赋中再对侯爷有一番认识的话,日后您的话在他面前就会更加有分量的,劝他全心全意科举也是会事半功倍的。”

“爱妃此话不差,只是我们若是到时候都一心在这诗词歌赋中了,那便没有人能提醒他什么才是康庄大道了。只怕到时候我们想力挽狂澜的话,也是于事无补了,到时候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侯爷这点就放心吧,再怎么说您和姐姐还是两个比较有分寸的人,你们都不会就此看他走上这样的道路的。这次我是绝对有把握的,只要给姐夫一点自己的时间的话,他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看见冷寒秋如此自信,水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能也开始相信她能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便答应了。

之后四人就在一起商量诗社的事情,别人都还没怎么开头了,尤庆就兴致高昂地说:“这我们既然是办了这个诗社了,就要把这件事情当做是一件正经事情来做的。首先就是要为我们的诗社取个名字,再者以后也要约定个时间好好写写诗的,不能是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还有既然是办了这样的一个诗社了,那大家作诗就得认认真真的,不能敷衍了事的。”

听见他这样诸多要求的,甄伊有点受不了就说:“我们既然是把这件事情做起来了,自然是会好好弄的,不会做做样子的。”

“姐姐莫急,姐夫不也是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正经的一件事情,才会这样重视的,你又何苦这样说呢。姐夫你尽管放心,我们几个虽说不上是什么诗仙诗神的,但也是都是爱诗之人,不会只是胡乱玩玩,作了一两回诗之后旧部作了的。但是也不会天天作诗的,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事情,只是什么时候有这份心了,大家就约出来好好作一番。这诗社的名字的话,暂时来说是没有定的,到时候大家伙儿一起想想之后再做定夺,这事倒是不急的。不过我倒是有一点要说明了,虽然我们作诗,可是却不能影响到自己的其他事情的,若是因为这作诗出了些事情的话,这诗社是必须要解散的。”

“妹妹这点就尽管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们自然是有分寸的,以后若真是有了这样的事情,不用妹妹说,我们就会自然就会自己解散的。”

“还是不要说这些了,你们看啊,如今莲花盛开的,我们的诗社的名字就以莲花为名吧。这是我们第一次作诗,不如也就以莲花为题吧!”尤庆忍不住就开始提议起来,跃跃欲试,最好现在就开始作诗。

“这名倒也应景,不过今日本侯还有事务在身,不便在此久留了。不如明日我们在作诗论雌雄,大家意下如何?”

听见水溶这样说,甄伊等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能是听从他的安排等到明日再开始作诗。不过尤庆好不容易才有的一腔热血,现在就被人家浇了一盆冷水,怎么样心里都是怪不好受的。可是又转念一想,反正不过是多等一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知道第二天的作诗会有怎样的妙语连珠,冷寒秋相处的这个法子真就可以让尤庆用心科举,尤庆最后真会金榜题名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