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日志

 
 

梦游古今(六)  

2013-01-29 12:42:00|  分类: 女孩子,自来,明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名媛——衿悠



看着自己的年纪一天天的大上去,沈芳华说什么都要让自己早点嫁出去,开始在母亲的安排下更加频繁的相亲。也常常会出去聚会,多认识一下男生,在公司里面也会多多留意一下单身的男士,看看有没有发展的可能性。

但是忙活了一阵子之后,还是一无所获的,倒是自己的事业现在蒸蒸日上,大有升职的迹象。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自己的穿着新嫁娘的衣服迎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但是梦醒后发现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变。

沈芳华还偏偏就不信那个邪,非要让自己在短时间里面嫁出去不可,绝对不能做剩女。朦朦胧胧间,沈芳华发现自己身着一身粉红色绣花旗袍,缎子上桃花朵朵,煞是好看。一头乌黑长发披在肩上,一个粉色发箍与衣服遥相呼应,发箍上的小蝴蝶结将小女儿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对镜梳妆,大家闺秀的气质散发在举手投足间。

还在为自己的美丽沾沾自喜的时候,就听见下面开始叫了:“衿悠啊,快点的呀,好下来了。要再不下来,我们要迟到了的,这样子人家是要说我们不守时的,印象不好的呀。”

衿悠才要站起身来下楼去,就看见房门被推开了,今天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低眉顺手地说:“大小姐,太太又在楼下催了,您还是快点下去吧。”

衿悠一边轻移莲步,一边慢悠悠地说:“晓得了呀,时间还早得很,您老有什么好担心的?”

楼下一个富态的老妇女,拿着黑色的小包包,一身墨绿色的旗袍将虎背熊腰一展无余。看见衿悠下楼来了,马上就露出笑脸说:“噢哟,真的是天仙下凡了,囡囡,你这要是一出去呀,保证把男方看的眼睛都直了。”一边上来挽着衿悠的手,一边开始说,“这个可是银行的小开,家世好的不得了的,你可是要好好把握的。我可是跟吴妈妈说了好多次,人家才肯把他约出来的。你不好跟以前那样了,不喜欢的就拍拍屁股走人的,这个女婿我是一定要的。你要是拎不清,脑子不灵光的话,不要怪妈妈说你了。”

衿悠早就听过这个小开的花名,根本就不想去的,但是没办法,家里人坚持,也就只能出去见见面,到时候找个借口推掉。现在听见母亲这个样子说,衿悠都不想去的:“姆妈,这个事情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呀,还是要看看别人怎么想的,你不好什么事情都推给我的。”

“我晓得,不过我的女儿我是知道的,那可是国色天香,谁会看不上的。”说到这里,衿悠的母亲就开始抱怨了,“每次不都是你看不上人家,看来看去,找来找去的就把自己耽误到现在了。你要是再不抓住这个的话,不是姆妈吓唬你啊,你就真的要嫁不出去了。所以,待会儿对人家热情点的,不好再跟之前一样了。”

“我有分寸的呀,倒是你见人家的时候不要总是盯着别人看的,很不礼貌的。也不要总问东问西的,人家也是会嫌烦的,姆妈最漂亮的时候就是不胡说话,当阔太太的时候。”衿悠已经听不下去母亲的继续唠叨了。

到了咖啡厅之后,在介绍人的介绍下两人对彼此的一些家庭背景有了些了解,还有一些求学经历之类的。接着就开始两人自己相互了解了一下,看着男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女儿看,衿悠的母亲心里也就大致有数了。脸上还没怎么表现出来,心里早就乐开花了,想着自己以后的生活马上也就要跟着变化了,心里美极了。

在分别的时候,对方邀请衿悠明天一起逛逛百货公司,衿悠还没怎么反应,她母亲就替她一口答应了,在回家的路上,就开始给自己的女儿传授经验:“囡囡,这绝对是个很好的开始,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了,不要错过机会了。我们现在就去兜马路,妈妈帮你买几套衣服,明天美美地去约会。”

衿悠马上就开始反驳说:“我们常常跟着父亲出席活动的,平时什么样子的,人家也都是知道的。现在一下子就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的,不是在贬低自己的身份吗?明天只穿着平时的衣服去就好了,今日见了才知道,早在前些日子就已经跟他打过照面了,只是当时没什么交流罢了。”

听了这话之后,衿悠的母亲就更来劲了,马上就问道:“真的呀?什么时候,你当时怎么就没有好好把握机会的呢?”

衿悠没怎么搭理自己的母亲,而是透过车子那小小的玻璃,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世界,如有所思。看见自己的女儿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母亲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没趣地低下头,母女俩谁都没有再说话了。一回到家之后,衿悠马上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换上一件日常的服饰,开始拿起笔来继续写东西。

看见她这样子没精打采的,小丫头银杏就笑嘻嘻地说:“老早就听说了,这小开长得不怎么样的,怎么好配我们家的小姐呢?”

衿悠一脸严肃地说:“小丫头,懂什么呀,不好这样子在人家背后说三道四的。要再这么嚼舌根子的话,明儿就会了母亲辞了你。”

小丫头马上就急了,跪在衿悠的面前哭着说:“小姐,我不过就是一时嘴快,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回家就看见你没精打采的,想着就是那位少爷不中意,所以才会说些安慰的话,绝对不是在嚼舌根子的,小姐就饶了我这一回吧,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这时候衿悠莞尔一笑:“我也不过就是说会子玩话逗逗你,没想到你还真就急了。这报社的文章都没写好的,人家倒是客气也不来催稿的,可咱们不能恬不知耻的迟迟不交啊。所以我这是着急,怎么就跟那公子扯上什么关系了的。想来是你这小丫头人大心也大了,想着要婆家了,赶明儿我就回了母亲,先替你张罗一份好归宿才是要紧,也不枉我们主仆一场。”

小丫头刚刚才松了口气,现在又开始急红脸了:“小姐,别拿我们开玩笑了。我自来就跟着小姐的,以后您去哪,我就跟着去哪。”

衿悠低头不语,执笔写着自己的文章,丫头就帮着端来了她最爱吃的莲子羹。晚些时候她父亲回来了,衿悠也没有再提起今天的事情,吃好晚饭之后在院子里逛了逛就回房间继续忙活起自己的文章了。第二天一早上,衿悠拿起自己最爱的那件白色旗袍,去掉了那个花里胡哨的发箍,一身素雅就出门了。

先到了两人约定的地点,在附近逛了一下之后,衿悠接找了个借口先走了。随后就带着自己的文章来到了报社交稿,出来之后看着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竟有点不知所措了。前方的路看似是条康庄大道,但是那些看不见的磕磕绊绊不知什么时候就能够将自己碰倒了,看着父母着急把自己嫁出去的样子,想逃却怎么都逃不掉。

如今解决了一个银行小开,但是后面还是一对千奇百怪的人在等着自己,这就是命,怎么都逃脱不了上天的安排。

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衿悠顿时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慢慢模糊了,脑子也一片空白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百年古楼,也没有什么银行小开,剩下的就是一张粉红色的小床,床上躺着一个名叫沈芳华的女孩子。

醒过来之后,沈芳华缓缓地松了口气说:“还好,这不过就是个梦。”但是闭上眼睛之后,刚才的梦境历历在目,衿悠似乎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忧伤的眼神,柔柔的叹息声,离自己是那样的近。

不过经过这个梦之后,沈芳华也知道凡事不能太强求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迎接美好姻缘的准备,但是不要过分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